• 微社区
  • 微信
  • 网站导航
  • 关于我们
收藏[管理登录]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学生天地 > 学生作品

风 景——包睿

发表时间:2016-12-10 09:32:17  来源:新沂三中  作者:包睿  关注:

 

       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风 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高三(2)班 包 睿 
      明代戏曲家汤显祖的名作《牡丹亭》中有一段唱词: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。”纵杜丽娘一片闺心又哀又叹,但我却被这幅春景所震,并心向往之。
      古往今来,迁客骚人挥笔扬墨多多少少将大好河山写了个遍;史学家们将其笔下风景与写作背景结合,揣摩诗人的思想感情。而诗人们当时究竟想法如何已无法完全知晓,但他们留给后人的如画美景仍值得回味。
      季节不同,所观之景自然不同。四季更替,同一处的风景也会有不同韵味。欧阳修曾道:“四时之景不同,而乐亦无穷也。”杜甫《秋兴》中有“香稻啄余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”,而《水槛遣心》中“细雨鱼儿出,微风燕子斜”一句又全然为春日景象了。一春一秋,一是润物无声的春雨,一是硕果累累的金秋,各有特色,不分伯仲。
      经历不同,所观之景自然不同。每个人的出身、眼界不同,观赏相同的风景,感受与见解也会不同。被誉为“一曲盖全唐”的《春江花月夜》中既有“月照花林皆似霰”的风景,又有“愿逐月华流照君”的情思,更有“但见长江送流水”的哲理。而隋炀帝杨广也作过一首同名诗:“暮江平不动,春华满正开。流波将月去,潮水带星来。”两相对比,孰优孰劣一目了然。张若虚笔下的夜是热闹的,是有人间烟火气儿的。而杨广不然,他笔下的世界有一种冷寂的美感,独身一人,其余都是天地风景。结合一下二人身份便不难找出产生差别的原因。张若虚,“吴中四士”之一,虽说是著名学士,说白了也只是个老百姓。但杨广不一样,他是一国之主,“高处不胜寒”之感一直萦绕在他的诗里。两首《春江花月夜》对比,难分高下,各有千秋。
      心境不同,所看到的风景更是不同。“诗仙”李白曾于送别友人时写道: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”。后来当他因永王李麟造反而被株连,被判流放夜郎,在极度忧郁之中忽逢天下大赦,他怀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写下《朝发白帝城》: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”。前者孤寂萧瑟,后者轻快愉悦。真是“喜也是它,思也是它”。有着同样体会的,还有李清照,这个后半生颠沛流离的女子,她不是没有幸福的好时光——她与赵明成新婚燕尔时,见满院绝色的花朵,写下了“容华淡伫,绰约俱见天真”的佳句。但很快,战火打破了她幸福的生活,她经历了亡国之恨,丧夫之哀,孀居之苦,只得含泪写下: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、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!”少女时的天真烂漫,与经历磨难后的愁怨,都转变为或明快或悲伤的风景。
  古今文坛,描绘一方风景的人数不胜数。古时文人的雅兴,使我们如今仍能触摸到千年前的情思以及那时的山川风景。而诗人的形象也在作品的映照下更加鲜明,如东坡先生的豪放和“点儿背”,稼轩的忧国忧民,太白的旷达和侠气,幼安的愁怨和孤寂……难分高下,只有偏好。待丢开了书本,多年后的记忆中那些美景情思早已模糊,但一个个饱满鲜活的文人形象仍然存在。他们书写着千里莺啼、万里云罗,他们记录下百尺危楼、一夜春雨……究竟哪一种风景才是最美,我们无法客观评估,但我知道——执笔的文人们,他们自身早已成为一道最美的风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指导教师:柴 敏)
 
 
 
 
 

最新评论 (本评论只代表本站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观点)

本信息共有条评论我要评价这条信息

用户:   验证码: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,请点图片更换    匿名 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,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。